看到一篇文章,探討了當前社會輿論裡國民黨及親藍媒體如何佔據「詮釋權」的優勢位置:

強勢語言文化裡的「偽理性」――從龔濟(張作錦)的一篇投書文章談起 /郭力昕

郭文裡描述的『以報紙投書版為例,我們可以發現,「自由廣場」裡的投書文章,比較常看到語言直接、未經修飾的意見,而聯合報的「民意論壇」裡,像龔濟這樣立論偏頗、對事實與歷史做選擇性強調或忽視、但文字犀利引經據典振振有詞的文章,則是常見的內容。

造成這樣的情形與國民兩黨在台灣的民主進程裡扮演的角色息息相關,親綠的言論是由民間發源,發言者多半具有反抗威權的背景,利用言語直接訴求理念,國民黨則是由原本威權體制下的政黨逐漸轉形成民主政黨,發言者多半曾經做過官或是與黨合作多時的學者,其言語模式是從威權政治延續轉變過來的。

過去這八年發生了位置的對換,國民黨下台換成民進黨執政,但是部份民進黨人其言論方法與邏輯轉變卻跟不上位置的轉變速度,常常沿續著過往反抗角色的習慣,使用粗糙、訴諸情緒的語言,讓我姑且稱之為「粗理性」的語言。媒體對於「粗理性」的政治語言有過許多許多的批判,可惜的是媒體的批判總是著眼在鬥爭民進黨,而不是促進民進黨的進步,一般人也容易察覺並予以譴責,不在此細加論述。這一篇文章著重在未來四年我們將面對的另一種政治語言,即郭文所提出的「偽理性」,他的定義是這樣:『台灣社會裡強勢語言/文化,在媒體政治駕馭一切的時代裡,長期累積、創造的話語效應。

iron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